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鑒賞 > 論李安電影《色戒》——從文學到電影

論李安電影《色戒》——從文學到電影

論文查重   作者:曹馨予   時間:2015-12-03    閱讀:


 

 

 

  四川大學

 

  摘要:本文從情節以及人物創造入手,闡釋了李安導演對《色戒》這一文學作品的改編。同時也介紹了小說與電影的不同之處,從文本分析中得到李安導演的改編思路和則重點。

  關鍵詞:改編;人性;李安

 

  電影《色戒》從情節來看,由于小說的篇幅較短,情節有限,筆墨較多的用在處理王佳芝與易先生的兩情關系上,所以李安要做的“加減法”中,加法要多一點。在情節中,導演幾乎保留了小說中的所有情節,使電影改編的完整度上和可信度上大大增強,更出彩的則是導演創意部分也就是小說沒有的部分。第一個改編的情節就是主人公王佳芝的人物背景,在原著中,王佳芝是沒有人物背景的,是空洞的,在電影中,她的背景變成了母親早逝,父親遠去英國,只留她獨自一人在中國,靠姑姑接濟過活的現狀,這一背景也就解釋了為什么王佳芝可以沒有負擔的加入“誘殺”的計劃中。還有演戲,小說中,王佳芝演戲只是一句帶過,只是說明她演過戲,但在電影中,演戲,演話劇是筆墨較重的一部分,在電影中,王佳芝起初并不會演戲,加入愛國話劇社后,她的演出取得很好的效果,成為舞臺上的主角,這使在生活中無奈無聊的她看到了希望,在舞臺下,她也多次去電影院看電影,這里可以看出,王佳芝性格的多面性,她是火熱的,渴望改變的。緊接的一個情節便是“誘殺”計劃的誕生,在小說中,并沒有明確的殺與不殺的表述,學生們也只是想用美人計去接近易先生。在電影中則不然,誘殺計劃在話劇劇場誕生,領頭的鄺裕民義正言辭,同學們也一樣熱血。想想這個場景,事件發生在話劇劇場,他們計劃的方法也是演戲,仿佛他們把舞臺搬到了社會上,這也注定了悲劇的誕生。同學們由于易先生的北上不得不放棄計劃,這時王佳芝已經犧牲自我,失去了純真,鄺裕民的同鄉,電影中的里一個漢奸角色識破了他們的計劃反來敲詐他們,同學們憤然殺死了他。殺人的過程每個人都有參與,暗示著這個游戲每個人都是參與者,每人都是時代的犧牲品,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失去了自己的純真。第二個虛構的情節,也是我欣賞的情節便是易先生約王佳芝在日本人的酒館聊天的情節。小說中,看不出情的表現,但在電影中,在這一增加的情節里卻表現的楚楚動人。易先生與王佳芝在酒館見面,這時的兩人感情已進入穩定期,易先生早已信任王佳芝,王佳芝也已進入角色多時,易先生在無論在小說中和電影話語都不多,但在這里,他卻向王佳芝訴起衷腸,談起國家實事,他也不免顯露出無奈與悲傷,面對如此的易先生,王佳芝唱出了一首《天涯海角覓知音》,以歌訴情,以詞代聲,聽罷的易先生已潸然淚下,如果不是國家不幸,亂世之局,兩人說不定可以成為郎子佳人,而現實則是一位是偽政府的漢奸一位是要刺殺他的愛國學生,不得不感嘆造化弄人,人都逃不過時代,都是亂世的犧牲品。

  無論是小說還是電影,人物都是吸引讀者和觀眾的第一因素也是創作者創作作品的關鍵,人物如果立起來,深入人心的話那創作的作品可以說便成功一半了。在小說中,主要人物是王佳芝,她“稍顯尖窄的額,參差不齊的發角,淡妝秀氣的臉,亮汪汪的嘴唇”,電影中的王佳芝是符合小說中的人物形象的。小說中王佳芝的性格給讀者最大的感受就是她內向,還未成熟,她執行任務卻沒有明確的政治傾向,入戲太深,丟了性命。電影中的王佳芝對政治時局的態度也是中性的,沒有鄺的熱情邀請,她恐怕不會去參加這樣的一個活動,當然這不是關鍵,對政治的判斷并不會引發最后悲劇的誕生,最終的導火線是她性格上的缺陷。王佳芝是內向的,不愿向外人吐露自己的心酸的,這也從側面的表現了她的堅強,但同時,她也是容易走極端的。這也是為什么她“入戲太深”的原因,王佳芝太容易入戲了,而作為一個非職業間諜,這種沒有堅定的政治認識作為基礎的入戲其實是相當危險的。當同事們的疏遠,感情上的空白,所謂的組織也只是利用她而已,王佳芝這時早已孤身一個,身邊的溫暖早已不在,她只好向那份虛假的感情中找尋溫暖。另一個角色便是易先生了,小說中的易先生矮小丑陋,頭發微凸,形象猥瑣,但在電影中,易先生變得英俊瀟灑,魅力四射,深沉殘酷而又不乏柔情,當然,電影改編后的易先生的外在的變化主要是基于演員和視覺效果的表現,否則,真的如小說中的那般形象,觀眾是不會同意的。在電影里,導演著力刻畫了易先生的陰暗面,關于他工作的場景雖然不多,但卻有透不過氣來的黑暗氣息。這樣的易先生,雖然與小說版角色一樣,覺察到戰局和前途的不樂觀,但在電影中的易先生,沒有像小說中那樣可笑的得過且過的“自我陶醉”,而有一種瘋狂掙扎卻有無可奈何的絕望。關于易先生對待感情的方式,電影與小說表現的也有所不同,電影中的易先生在對王佳芝一而再的折磨后,對她的信任已經完全建立起來了,對她已完全無防備之心,而相反王佳芝的組織卻她抱有懷疑之心,這是個鮮明的對比,在對待王佳芝的時候,易先生似乎從那個無惡不作的漢奸變成了含情脈脈的情人,這對感情失望的王來說是極具抵抗力的。

  總的來說,小說改編電影,是一個作者到另一個作者思想的溝通,而不是原版不動的照本宣科,在之,一千個讀者便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每一個作者做好的自己的工作便是對讀者與觀眾的最大負責。

 

  參考文獻:

  [1] 郭偉.愛的哲性蒙太奇——張愛玲《色·戒》重讀[J]. 名作欣賞. 2008(01)

  [2] 何錫章,溫嘯.虛空與隔離——論《色·戒》的主題[J]. 華中科技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2002(06)

  [3] 左英.穿越百年塵埃——李安電影“色·戒”誕生[J]. 電影世界. 2007(17)

 

 

 

 

 

 

 

 

 

 

 

 

發表評論


国产在线观看AV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