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鑒賞 > 卡拉瓦喬《紙牌作弊者》戲劇性的真實瞬間

卡拉瓦喬《紙牌作弊者》戲劇性的真實瞬間

論文查重   作者:黎欣德   時間:2017-01-17    閱讀:


黎欣德  南京師范大學美術學院
摘要:卡拉瓦喬是西方美術史上最為的傳奇畫家之一,其作品充分吸收了文藝復興大師的細膩之處,但與前人的人物的設定、傳遞的思想大相徑庭。他重新定義了美術作品與觀者之間的關系,發明了作品與人互動的全新藝術模式,開啟了藝術反應現實、警醒人們,走向現實主義的新篇章。卡拉瓦喬對于真實的追求、強烈的明暗對照、新穎的畫面結構設定致使其開創的卡拉瓦喬畫派對于后來倫勃朗等大師甚至當代現實主義作品的影響深遠。卡拉瓦喬的作品之偉大,以至于現代的文藝作品中依然能找尋到他的影子。
關鍵詞:卡拉瓦喬;現實主義;真實
卡拉瓦喬是西方美術史上一個神奇的存在,他的作品具有超越時代的意義。當時的藝術還沉浸在對宗教的理想之中,文藝復興的思潮已經消散,大師也已隕落,“樣式主義”的流行讓當時的作品過于華麗脫離現實,但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他,雖擁有對神的崇敬,卻用作品說出了自己獨樹一幟的解讀。而他表現的方法,是那么的直擊心靈深處,以至于在多年后的現在,人們依然在用這樣的方式講訴故事。
卡拉瓦喬的生活在他5歲時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家人的突然離世直到家庭分崩離析,本該在小鎮上過平淡的生活的卡拉瓦喬離開了故鄉,在羅馬開創了現實主義繪畫的新篇章。戲劇性的生平讓他形成了不屈服于權力、桀驁不馴的性格。他破除陳規,不愿停滯在過于理想化的繪畫內容,用全新的眼光審視藝術。他打破了文藝復興繪畫慣用的平視物體的透視畫法,畫面從而向景深的方向發展,透視的技法不再刻意而為制造宗教畫中神高高在上的形態而服務,而是制造出畫面真實的效果——畫中的事物就在眼前。卡拉瓦喬完全摒棄了樣式主義的矯揉造作,作品多采用社會底層人物形象,表現的都是事物真實的樣子。他的作品在當時無疑是令人震驚的。在當時的社會藝術背景之下,人們無法接受高不可攀的神是如此平易近人;以往只存在于完美的理想世界中的神,一下子變成了生活中的人的樣子,而平日生活中的場景被畫入他的作品中,竟有了強烈的觸感。也許是家庭的不幸,讓他對于世界有了不同的看法,他虔誠又理智地畫出了神也不是無缺的,也是有罪的。對于非神話題材的作品,卡拉瓦喬的現實感更是強烈,他舞臺戲劇般的布景引起人們強烈共鳴,仿佛就是以我們的視角看到的日常生活,又在普通中發掘了平日不易被察覺的美與智慧。他捕捉生活的瞬間入畫,對于細節有著絕妙的把控力,表現出的張力讓人驚嘆,開辟了讓觀者想要與畫作互動的全新表現方式。
《紙牌作弊老手》(the cardsharps)是卡拉瓦喬現實主義里程碑式的重要作品[1],這張畫描述了未經世事的男孩落入紙牌作弊老手的圈套:昏暗的光線照亮了桌上的籌碼,未經世事的男孩正在專心地看手中的牌,沉浸在此的男孩絲毫沒有注意到身邊的作弊者的同伙正瞪大了眼睛在偷看自己的牌并用手勢示意作弊者,而作弊者根據同伙的指示將事先準備好的作弊牌從身后拿出換成自己手中的牌。整張畫僅僅描繪了牌桌上的三人的形象,但一眼就能看出每個人物的設定和整個故事的前后經過。男孩剛拿到牌,也許是覺得牌還不錯,帥氣的臉似乎沉浸在欣喜和對接下來的游戲的思考之中。作弊者的同伙將身體往后靠,繞過男孩的視線從身后偷看到了他的牌,并舉起戴著破了洞的手套的手告訴作弊者。作弊者受到指示,他裝作若無其事,實則密切關注著男孩,乘其不備趕緊動手,上半身因在做壞事而緊繃,用身體的姿勢來遮擋身后的罪惡之手。作弊者的形象幾乎是背對著觀者,但是他內心的緊張激動,即將得手的興奮都洋溢在畫面中。而顯而易見,男孩單純的臉龐,作弊同伙奸詐的形象,讓故事的結局沒有了懸念。觀看這張畫時,就像是站在畫中的牌桌前然后按下了暫停鍵。三人之間的互動,僅僅一個瞬間的畫面讓人看到了整個過程,感染力、戲劇性效果十足。卡拉瓦喬對于畫面戲劇性的營造實則令人嘆服,對于傳統架空于理想之上的畫面,如此生活中極具張力的瞬間被卡拉瓦喬描繪成這樣一幅藝術作品,在照相機還沒有被發明的幾百年之前,卡拉瓦喬就這樣精準地抓住瞬間的精彩,猶如晴天霹靂般照亮了人們對于現實、人性的探索與思考。在當時浮夸風稱霸的社會,這樣的作品讓人們無法接受,藝術品之于他們,一直是慰藉心靈的存在,直至這一次,作品是這樣一種強烈的形象。值得慶幸的是,有一位紅衣主教能賞識到卡拉瓦喬的天賦,才有機會讓他在現實主義繪畫道路上盡情綻放。通過無論美丑、尊重現實,精心營造畫面達到令人身臨其境的效果,卡拉瓦喬重新定義了藝術作品與觀者之間的關系,更是在之后的作品中大放光彩,由此將現實主義發展地淋漓盡致。例如1596年作的《水果籃》中,卡拉瓦喬如實地畫出了水果上的蟲洞,枯萎的葉子甚至有植物學方面的研究意義。即使是靜物作品,依然貫徹了他的現實特色,這反而讓人覺得這籃水果就在眼前,甚至已經感受到在手中的觸感。其之后的作品幾乎都是宗教題材,但是卡拉瓦喬畫出來,觀者看到的是活生生的一出“舞臺劇”,并且演員表演之生動,迅速將觀者帶入情境之中,令人為之動容。
卡拉瓦喬這令人激動的現實主義效果更是影響了許多畫家:偉大的藝術家倫勃朗,除了對光線的運用上有卡拉瓦喬的影子,內容上更是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他繪畫的內容也都來自于真實的形象,生動且獨具特色,將卡拉瓦喬的戲劇性的真實再次推向巔峰。維米爾畫中的帶珍珠耳環的少女,像是觀者就站在房間的角落里偷偷注視著她。自然的動作,微張的雙唇,好像還未對焦的眼神,就像是有人呼喚了她的名字,下意識的一回首的瞬間。委拉斯貴支的《宮娥》中,觀者仿佛一下子來到了宏大的宮殿里,委拉斯貴支正在為國王夫婦畫像,莊嚴肅穆的場景,卻因為小公主突然到來打破了寧靜,宮娥跟隨者小公主到來,對國王王后施禮,大廳里沉悶的氛圍得到瞬間緩和。身臨其境的現實感,精妙絕倫的細節,戲劇性的畫面設置,使得這張畫真實得可以看到立體的空間,聽見周圍的聲音,感受其中的氣氛。再如18世紀末,西班牙偉大畫家戈雅,他為西班牙第一次資產階級革命所作的《1808年5月3日夜槍殺起義者》,描繪的景象之悲壯,讓人看了久久難以釋懷,有著對卡拉瓦喬領導的現實主義的完美繼承。抑或當代的佛洛依德,他喜歡在繪畫過程中深入了解模特的內心,再在整個過程中將每個人不同的性格特征融入畫作,最愛表現出他們自然動作下的一些心理活動。這樣精心營造的現實,都是對卡拉瓦喬現實主義的延續。甚至當代攝影作品也對有戲劇性沖突的瞬間情有獨鐘。這都是卡拉瓦喬自然主義精神對生活鮮活的描繪對后世造成的影響,是他,讓人們從理想落回現實,引起反思。
卡拉瓦喬一生對于宗教,對于文藝復興的大師繪畫作品,都是虔誠的。也許是童年的劇變,敏感、易怒、尖銳、批判讓他用理智的眼光重新審視一切。他的現實主義來源于他本身的現實情節,體現的是他真實的觀察方式。在自身經歷了如此戲劇化的生活后,對于人、神、事、物本質的反思一定是深刻的。是卡拉瓦喬,讓我們學會用這樣強烈的方式,來感召人們,排除雜念,探索心靈最根本的問題。在卡拉瓦喬的作品中,能看到他戲劇性的一生,更能看到人性的種種與自身的不足。
參考文獻:
[1]Kimbell Art.Cardsharps.
[2]E.H.貢布里希.藝術的故事[M].范景中譯.楊成凱校.廣西美術出版社,2008.
[3]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美術史系外國美術史教研室編著.外國美術簡史[M].中國青年出版社,2015.98-101.

發表評論


国产在线观看AV直播